上海电影节期间
发布时间:2020-03-01 10:08

这次上海电影节,我没去。因为……宅。 不过,朋友圈天天刷屏,也就围观了全程。有几个段子,分享。 段子一: 认真做电影内容的人日益沉默;而大资本甚嚣尘上,仿佛从石器时代突然走向资本主义,却在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刚刚展开的时候,就有大资本卷来,野心勃勃的准备建立托拉斯了。于是,一群才放下石块刚刚学会用铁器的原始人,就直接被资本裹挟着假装是帝国主义…… 请问石器时代有帝国主义的工业基础吗?有经过训练的工人阶级吗? 段子二: 我一个朋友用两三年的时间做一部电影,整个团队沉默的做这一部电影,到处寻找人才,光剧本就改了上百遍。这次他在上影节,遇到一个人,那个人说:“我们公司今年要开发43个项目,包括电影、电视剧、舞台剧、动画、网络大电影……”朋友虎躯一震,无比钦佩,以为遇到了高手,遂请教:“贵公司多大规模?”答曰:“不到四十人。”连前台算进去。该人问朋友:“你们公司有多少个项目?”朋友回答:“只有一部。” 他的这一部,是货真价实的超级IP。 段子三: 每年四月份举行北京电影节,六月份举行上海电影节。同样的朋友圈,上海电影节期间,似乎每个电影人都跑去了上海。全北京的电影公司都空了似得。关键是同一批人,在自己地盘就没这么活跃。上影节期间的行业聚会特别多,也是同样一批北京的电影公司举办的。作为古人“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”的八卦精神传承者,我发朋友圈问为什么北京人跑去上海作得这么欢腾?其中一个回答是:“上海没有朝阳群众。” 如此有道理,我竟无言以对。

上一篇:草儿越写越疯狂
下一篇:没有了